kscool

【楼诚101】【凌李】日常2

CP:凌李

字数:2500+

给凌李打call的投票链接:http://loucheng-media.lofter.com/post/1f19f54a_ee9f3a72

 

李熏然很茫然,现在是什么情况。天色阴沉沉的,四周都是落地玻璃窗却感觉世界都是灰蒙蒙的一片,白色的墙壁,楼梯的转角,转角的绿色植物有些眼熟。李熏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是游荡在李熏然很茫然,现在是什么情况。天色阴沉沉的,四周都是落地玻璃窗却感觉世界都是灰蒙蒙的一片,白色的墙壁,楼梯的转角,转角的绿色植物有些眼熟。

李熏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好像只是漫无目的地在一条长廊里游荡着。忽然他在长廊的尽头看到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瘦高年轻人,他背对着自己,右手平举着,手上竟然握着一把枪!李熏然的头有些疼,他很疑惑,这个场景分明很熟悉。这时耳边传来虚弱的呼声,熏然,熏然,熏然......李熏然循着声音看到瘦高年轻人的对面,赫然站着凌远,李熏然好像明白了过来,漠然地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,他就是那个拿枪的人。

这时楼道里响起了诡异而熟悉的音乐,李熏然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十字架徘徊着发出妖异光芒的画面,有杂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“Sculpture,开枪!杀了他!开枪!”“熏然,熏然,是我,熏然......”

李熏然看着对面的凌远,心里有个微弱的声音在呼喊,那是凌远,你在做什么?!但是他的手却不受控地抬了抬,手指像要扣动扳机,他剧烈地挣扎着,咬牙切齿地想摆脱控制,手发疯似地颤抖,最终一瞬间将枪扳向自己的左肩,扳机叩响了,嘭......

李熏然猛然睁开眼睛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在黑暗中平复着惊疑不定的心情。他转过头看看还在轻声打着小呼噜的爱人,一颗心才踹回了肚子里,还好,还是梦。简直糟糕透了,这已经是这周第二次做类似的梦了。

李熏然参与鲜花食人魔案件时患上了PTSD,简瑶一心想治好他就和薄靳言一起带他去美国治疗,那时候被噩梦惊醒是家常便饭,长时间的药物和心理治疗缓解了病情,但是噩梦还是时有发生。回国以后,李熏然被安排在附院做康复治疗,那时候他遇到了凌远,也说不清楚是谁先起心动念的,像是两个孤独残破的灵魂渴望着彼此,再后来他们在一起了,凌远用爱帮李熏然赶跑了噩梦,只是偶尔在李熏然工作压力非常大的时候会做噩梦,那些梦里被伤害的人都变成了凌远。

李熏然翻了个身,在黑暗中用眼睛细细描绘凌远侧脸的轮廓,他在心里叹了口气,幸好是梦,幸好凌远这周值了几个夜班,没发现自己的异常。凌远翻了个身,模糊地嘟哝了一声,李熏然做贼心虚地也翻了个身马上闭眼催促自己快点入睡,倒也一夜无梦。

 


凌远发现自己的枕边人最近睡得不踏实。前天小东西呼吸急促,伸手胡乱地在空中抓着什么,昨天自己值夜班回来半睡半醒间听到小东西在喊自己,但是眼皮实在太沉了没顾上。小东西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,今天好不容易不值夜,他决定今天晚上装睡,看个究竟。果不其然,李熏然入睡没多久就又呼吸急促,满脸大汗,挥着双手,甚至唤自己的名字,“凌远,凌远……不要……”不要?不要什么?凌远纳闷,自己最近没对他怎么样啊?可能是自己想歪了,小东西这样一定是梦到不好的事情了。于是他轻轻推了推梦魇中的人,低声唤着“熏然,熏然…….”见小东西仍在挣扎,凌远打开台灯,翻身坐起,用手抚着他的脸,俯身到他耳畔说“熏然,我是凌远,我在呢。”

李熏然猛然惊醒,双眼瞪得圆圆的有些失神地望着上空。凌远抚摸着他的脸,“醒啦?”李熏然显然还没回过神来,凌远好像有点明白了,小东西是不是又开始做那些噩梦了,他心疼地将他抱起来,吻了吻他的眼角,说“李熏然,我是谁?”

李熏然定定的看着他,声音有些颤抖喊了一声“凌远”,紧紧地抱住爱人,把头埋进他的肩窝里。凌远缓缓地像给猫咪顺毛一样抚摸着李熏然,等他慢慢平静下来才问道,“你最近都睡不好,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?”李熏然才知道原来自己爱人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异常,眼里湿漉漉的,满是委屈,就吞吞吐吐地说了自己可怕的梦境。

“那些噩梦,我知道只是梦,但是太真实了,我曾经,曾经真的举枪对着……我怕自己真的会伤害到你……凌远,我……”说道后来竟然断断续续地抽噎了起来。

凌远拍着李熏然的背,用手扶正他的脸,让他直视自己,“熏然,你爱我吗?”

虽然不知道凌远为什么这么问,李熏然十分肯定地点点头,“爱。”

凌远满意地笑了,摸了摸爱人的小卷毛,温柔地看着他,“那你就应该相信自己,你不会伤害我的。”

李熏然还想说些什么,就被凌远用温柔地吻封住了嘴。李熏然有点醉醉的,坐在凌远怀里,听着他磁性地声音蛊惑自己,“然然,我也很爱很爱你,所以,我相信,你绝不会伤害我。至于那些噩梦,我们一起克服,好不好?”说着,凌远像哄小孩儿一样拍着小爱人的背,轻声说“睡吧。”

李熏然在跌入梦乡前觉得哪里不对,自己又不是个宝宝,不过今天的凌远特别温柔……

 


之后某一天,又是一个从噩梦中惊醒的早晨,李熏然睁着失神的眼睛,茫然地盯着天花板。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了出来,暖洋洋地照到身上,李熏然伸出手,阳光照在手上,他轻轻出了口气,刚才是做梦,这一次他很确定。他转身去摸床的另一边,被子里凉凉的,这才想起昨晚凌远被电话叫走,临时加了一台手术,这是一夜未归了。李熏然忽然很想凌远,是那种一定要马上见到他,抱抱他,亲亲他的想。今天本是休息日,凌大院长在办公室将就了一晚上肯定憋屈坏了,不如带上早饭去接他下班,顺便去赵启平前几天力荐的新开的早餐店打牙祭。想到自家爱人和美味的早餐,李熏然脸上的阴云一扫而光。

凌远刚醒没多久,迷迷糊糊想起昨晚被拉来加了台手术,不知道熏然一个人睡得踏不踏实,正翻身起来,准备收拾下就回家给小馋猫做早饭,门口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。凌大院长皱着眉,谁那么不长眼,休息日的周末大清早来敲门……门一打开,凌远就看到李熏然飞也似地冲进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门反锁,丢下手里的塑料袋,扑了过来。凌远还来不及笑出一脸褶子,就被小爱人亲了个结结实实。

热烈缠绵的一吻过后,凌远皱着眉问李熏然,“小东西,你吃什么了?”

李熏然睁大圆眼睛吐了吐舌头,“牛肉煎包,你们医院附近新开的!”

凌远一拍李熏然的翘臀,一副“好啊胆儿挺肥”的表情,说“小坏蛋,你是故意的吧!”

李熏然一边盒盒盒地躲着自家爱人伸过来掐自己腰的魔爪,一边故作嫌弃地说,“哼,我还没嫌你不刷牙呢~买了你爱吃的馄饨,再不吃可就坨了啊~”

凌远笑得一脸褶子,抬手虚点一下小李警官,“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!”

噩梦什么的,只要有爱人在身边,终究照不进现实。


评论(3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