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scool

【楼诚101】【凌李】日常1

字数:2000+

给凌李投票,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…


春夏交替的时候流感大规模爆发,警队里大半人都趴下了,一连半个月办公里喷嚏声此起彼伏。鲜花食人魔案后,李熏然虽然恢复了大半元气,但毕竟遭受了非人的折磨,免疫力和体力大不如前,一个不留神就感冒了。正是缺人手的时候,眼见同事们都中招了,李熏然只得强打精神投入工作,再加上有凌远耳提面命一日三餐按时吃药,竟然也硬挺了半个多月。好不容易挨到周末,把手头棘手的案子解决了可以提早下班,李熏然强撑眼皮开着小奥迪回到家,刚进门就把鞋子一甩,也顾不得凌大院长“外面回来不洗澡不上床”的要求,蒙上被子倒头就睡。

凌远今天也是准点下班,出门的时候盘算着自己忙了这些日子,好不容易周末休息,得给熏然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他。想到自家小爱人看到美食圆眼睛闪闪发光的可爱模样,凌远的脸上满是笑意。路过的韦天舒看到凌远不禁打趣,准备回家过二人世界也不用笑得一脸褶子吧。凌远虚虚地踹他一脚怼回去,去,是不是手痒想多改几篇论文了。凌远走进电梯,忍不住照照镜子,自己脸上的笑意真的有这么明显吗?凌远笑着摇摇头,熏然是自己的小太阳和开心果,在遇到他之前,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和正常人一样,可以把喜怒哀乐都表现出来,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爱人站在身边支持自己。得了,赶紧回家给小太阳做晚饭吧。

凌远一手提着一大袋肉类蔬菜,一手推开门,屋里漆黑一片,静静的。凌远纳闷,转身放钥匙却踢到了两只横七竖八的鞋子,摇头笑笑,这是直奔二楼补觉了吧。去厨房安置好采购成果,淘米煮上饭,凌远就轻手轻脚地推开主卧的门,查看小爱人的情况。大床上鼓起一个大包,裹得严严实实,凌远皱眉,这不得闷坏了。轻手轻脚地走到窗边拉开一条细缝,再摸到李熏然身边把被子拉下来一点,露出了一张巴掌大的小脸。李熏然似是被打扰了很不高兴嘟哝了一声,并没有被吵醒。凌远自信看了看李熏然的小脸,的确瘦了不少,不吵他睡觉了,先下楼做饭。

凌远做饭手脚很快,不到一小时就把三菜一汤摆上了桌,他洗干净手摘了围裙,三步并作两步推开了卧室门。凌远打开自己那侧的床头灯转到最小的档位。床上的李熏然好像睡得并不安稳,四仰八叉地霸占了大半个床,被子被掀到一边,眉头紧皱呼吸粗重,小脸涨得通红。

“熏然”凌远轻唤一声,李熏然并没有反应。

“熏然,醒醒,吃了晚饭再睡好不好?”还是毫无反应。

凌远抚上李熏然的脸,竟然烫得吓人,又摸了摸他的额头,也是如此。“坏了!这是发烧了?!然然,然然,醒醒!”凌远轻轻地拍了拍李熏然,他皱着眉头轻声咕哝了一下,一只手开始扯自己身上的衬衫,好像热极了。凌远见叫不醒他,马上跑到书房去把药箱拿过来,先用耳温枪给熏然测了体温,居然有38.9度,赶忙奔到楼下倒了杯温水,找出退烧药,想把李熏然叫醒。

“然然,醒醒,你发烧了,得先吃点药。”凌远摸了摸他有些湿漉漉的头发,焦急地说。李熏然仿佛是陷入很沉的梦中,还是没有动静。凌远心想这样不行,温度再高上去该去医院了,吃不了药先物理降温吧。于是他去卫生间接了一盆水,拿了几块毛巾准备给李熏然擦身。先拧了一块凉毛巾敷在额头上,李熏然被凉凉的触感惊醒了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看到凌远在忙活,迷茫地叫了一声“哥,你回来啦。”

“你醒啦?”凌远放下手中的毛巾,摸了摸小爱人的脸,又说“你发烧了,先把药吃了好吗?”凌远扶着他坐起来,顺手把焐热了的毛巾换下,拿起温水给李熏然灌了一颗药进去。李熏然此时并不十分清醒,只是习惯性地听远哥的话。凌远又扶他躺下,把外衣外裤除去,用温凉的毛巾把小爱人从头到脚擦了一遍,最后在额头和腋下加了凉毛巾。李熏然并不配合被凉毛巾激得动来动去,嘴里还轻声说着,“冷…”凌远看着心疼,也没有办法,把被子仔细地裹好,俯身亲了亲小爱人说“然然,忍一忍”,起身准备去换一盆水。李熏然迷糊中看到凌远要走,从被子里伸出手拽紧了凌远的袖子,“哥,别走…”软软糯糯的声音,让凌远无法拒绝,只得又坐下,摸摸额头上的毛巾都焐热了,就把额头和腋下的毛巾搓凉了又换上。如此四五次以后,李熏然的脸和额头已经没有这么烫,就想起身去换盆水。谁知李熏然迷迷糊糊中还是揪着他不放,睁着水汽腾腾的泪眼说“哥,你陪陪我嘛”。“这不是陪着你吗?”凌远又好气又好笑地说。“不够~要抱~”李熏然用粘腻的声音撒着娇,凌远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,平时的小家伙哪里会有这么软糯的一面。在确认额头不那么发烫以后,凌远把盆挪到一边,脱了外套抱着小爱人把被子裹得密不透风。凌远的体温比较低,李熏然觉得非常舒服,长手长脚地缠上来,还把嘴唇贴在凌远脖颈上磨蹭着。凌远哭笑不得,但这时又动不得他,只能安抚地摸摸小脑袋说声“然然,别闹”。“要亲亲”李熏然又用糯糯的声音丢出一颗重磅炸弹,凌远溺爱地抚摸着小家伙的卷毛,在他微烫的唇上啄了一口。李熏然这才一脸傻笑地蹭蹭凌远,不久就安稳地睡着了。

再醒来已经八点多了,小李警官出了一身汗,动了动身子,发现凌远把自己牢牢地锁在怀里,而自己居然只穿了…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醒了?”凌远用嘴唇吻了吻小家伙的额头,嗯,很好应该退烧了。“你刚才发烧了。”

李熏然马上把凌远推开老远,“你别靠那么近,一会该传染了…”

凌远乐了,“刚才是谁拽着我不放,要亲亲抱抱举高高的?”

我不是,我没有,李警官表示凌大院长一定是在做梦。这时,李警官的肚子很配合地响了起来。

“饿坏了吧,晚饭做好了,热一热就能吃了。”

李警官用十秒钟的时间穿好衣服逃到楼下,凌远以惊人的目力发现了小爱人发红的小耳朵,简直可爱极了。


评论(11)

热度(80)